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夕阳风采

与人辨史与史迹书(两篇)作者:刘明浚
文/ 图/   访问量:404   发布时间:2014-05-05


  
(一)大作拜读。所记之事,引起不少回忆,饶有兴趣,很佩服阁下的记忆力强,许多事我都忘记了。
   
帮你校正几处误植,另提供几个有关材料供参考。

1.关于半山园与谢公墩

谢公墩当是东晋谢安“东山别墅”的所在地,是他决策肥水之战的处所。战役获胜后,后人曾写诗推崇他:“高卧东山四十年,一堂丝竹败苻坚。至今墩下潇潇雨,犹唱当时奈何许。”

有文人认为,此东山离健康城二十里,谢安当时常带着家人,陪着朋友在此“围棋赌墅”,以安定民心。(见陈安吉主编《名人与南京》)

据蒋赞初教授《南京史话》称,现在江宁县政府所在的东山镇有一座土山,就是谢安指挥那次战役的“东山别墅”的遗址。又,《南京乡土史》云:谢安来建康为官,在今江宁县东山(古属上元县崇礼乡)营造了一座可与会稽东山媲美的豪华别墅,题名曰“东山别墅”。
现在这个遗址仍依稀可辨。

宋朝李壁(雁湖),在给王安石的诗《谢公墩》注释时说:“墩在公所拾宅报宁禅寺后,余尝至其处,特一土骨堆耳。”同上说有异。

王安石《谢公墩》诗云:“走马白下门,投鞭谢公墩。昔人不可见,故物尚或存。问樵樵不知,问牧牧不言。”当时四王安石也不确切知道“谢公墩”究竟在何处。又据《金陵逸事》和《南京史话》称,“谢安石曾与大书法家王羲之共登冶城(今朝天官附近)悠然遐想,有高世之志。”此处留有“冶城楼”和“谢公墩”等古迹,这又一异处也。据中山陵园管理处刘维才说,对谢公墩,宋时就有人说晋朝姓谢的很多,不一定是谢安的遗迹,但王安石则深信不疑。原因是谢安的事业和遭遇和他自己太相像了(事业上显赫过,但晚年均不得意)此又是第三种说法了。

“半山园”,是王安石在金陵选择了靠近钟山孙陵岗不远的燕雀湖畔“白塘”的地方,经营的一处小小的园林。之所以叫“半山”意思是该处距离钟山主峰和府域东门均为七里,是到钟山的一半路。(见蒋赞初《南京史话》)。

又据《南京乡土史》云:王安石在江宁府域之东的白塘,建造了一座“仅蔽风雨,又不设垣墙,望之若逆旅之舍”的住宅。白塘十分偏僻,距江宁城东门七里,到钟山主峰也是七里,所以有半山园之称。
   
北宋元丰七年(1084年),王安石生了一场大病,宋神宗派遣御医为他治好病。病愈后,王安石奏请舍宅为寺。神宗准之,赐“报宁寺”额页,因地处白下门至钟山半道上,故又称报宁寺为“半山寺”(见《金陵佛寺揽胜》)
   
近人黄裳著《金陵五记》,他在1947年和1979年,两次访问半山寺和谢公墩。在1947年的文中说:先抄一点关于“半山”的故事。《舆地纪胜》曰:“由城东门至蒋山,此为半道,故名。”又引刘成禺《金陵今咏》诗云:“废址无人听水来,半山亭半寺门开。马房榜殿僧难住,又是争墩笑一回。”该诗有注说:“半山寺由荆公舍园为寺,谢公墩在寺旁。”
   
黄裳经访时,“先到半山寺,出寺门,左折,一片假山——也许是真山也说不定,不过那装置,排列,是异常工致的。那个从远处望起来秀美得很的亭子就在山上。亭子顶上有两块匾,一块是‘谢公’,一块是‘临风怀谢’。是谢安的遗迹。”

1979年,黄裳再次来南京,1980年1月写了《王介甫与金陵》
一文。内云:30多年以前,我曾经按照《金陵古迹图考》的指引,寻访过这些遗迹,那就是在中山门内的“半山园”和“谢公墩”。王安石的“半山园”,据旧记,就座落在宋江宁府东门与钟山之间,恰好一半路程的地方。这里原来是谢太傅的园池故址,正在上下定林寺
中间。谢安也在这附近留下了一个土堆子,就是有名的“谢公墩”。它在“半山园”的后面,是不折不扣的一个土丘。

2.关于未名湖的来历
   
原燕京大学未名湖区,是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燕京大学校园又称燕园。1952年院系调整,燕大与北京大学合并,北大迁来燕园。
   
据冰心先生回忆,燕大西郊校址(即燕园)据说是从当时的陕西督军陈树藩手里买来的,是他在北京的房产之一。校园里有一个湖(未名湖),那时湖里还没有水,湖中的小岛上也没有亭子,只在岛旁有一座石舫。有一庙,冰心从朗润园回到居住地燕南园时,还是从干涸的湖底直穿过来的。后来不久这湖里才放满了水。(冰心《未名湖畔的三年》)
   
又据侯仁之先生考证:未名湖原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明珠的别墅园,自怡园的中心湖泊。康熙26年(1687),由著名画家兼造园叠山艺术家叶洮在最初营建自怡园时规划设计而开凿出来的。又过了22年,即康熙48年(1709),开始兴建圆明园。自怡园后来改称淑春园。大约在乾隆48年(1783)和乾隆51年(1786)间,大贪官和珅被赐入住,前后住了十数年之久,直到 1799年,嘉庆下令逮捕和珅并赐死狱中。该文附注云:未名湖本无名,是钱穆教授命名曰“未名湖”。湖畔的“临湖轩”,则是北大校友冰心先生命名的。(见侯仁之自选集《晚生集》。)
   
以上资料,供参考。
  
  
(二)关于莫愁女和莫愁湖
  
你毕业后多年未见,这次重游南京,来函盛赞城市面貌变化之巨大,我有同感。信中除有几处地名需要更正外,轻信导游关于莫愁湖的故事,未敢苟同。导游说,莫愁湖因莫愁女而得名,是对的,但他说这位莫愁女乃是明朝开国功臣徐达家的一位善良、质朴的婢女,因不堪徐达夫人虐待而投湖自尽,因此湖被命名为莫愁湖。这位导游可能熟知湖畔“胜棋楼”乃明太祖朱元璋同徐达在此对弈的处所,皇上输棋后把此湖赏赐给徐达家的传说,于是牵强附会,敷衍成篇。作为旅游者,你可姑妄听之,大可不必去追究有无史实根据。不过,徐夫人倒要背上一个迫害婢女致死的罪名,欠下一条人命了。“人命关天”,虽然是对古人,也不能不为之一辨。
   
事实究竟如何呢?
   
实际上,古时候女子以“莫愁”命名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就如今天同名同姓的人比比皆是的情况一样。那么,究竟是谁家的女子叫莫愁,而莫愁湖又是因为她而得名的呢?
   
经专家的考证,历史上有史可据或是有诗文记载的莫愁女,总共有三位。最早出现的莫愁女有两个,一个是湖北省的“钟祥莫愁”,一个是河南省的“洛阳莫愁”,她们的名字先后出现在汉乐府诗集中。南朝乐府民歌《西曲歌》中有《莫愁乐》,现存两首歌辞。其一是:“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请注意,该诗中的石城,不是南京的石头城。在南朝刘宋时代,是指竟陵郡治境内的石城,即竟陵石城,此地今属湖北省钟祥县。不妨把这位莫愁称之为“钟祥莫愁”。又据唐代段安节的《乐府杂录》云:“歌者,乐之声也……古之能者,即有韩娥、李延年、莫愁。”可见,这位莫愁当时是一位歌女。
   “
洛阳莫愁”,最早见于南朝徐陵编于朝代的《玉台新咏》中《河中之水歌》。歌云:“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莫愁十三能
识绮,十四采桑南陌头。十五嫁为户家妇,十六生儿字阿侯。卢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提履箱。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嫁与东家王。”唐代吴兢的《乐府古题要解》中,有“古歌亦有莫愁,洛阳女也”。故我们称她为“洛阳莫愁”。从诗中看,她先是一位“小家碧玉”,后来嫁入豪门,成为一名贵妇人。但洛阳莫愁,除了这首诗及吴兢的“乐府古题要解”外,再没有见到其他更完备的资料了,似乎难以实指,不过南朝乐府歌辞《莫愁乐》和《河中之水歌》中描述的这两个莫愁,无论从人物形象或故事情节上看,是出于两个不同的地方和不同身世、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物,这点应是没有疑问的。
   
第三位就是“金陵莫愁”了。她的出现,在时间上比上两位要晚得多。但是,这位姗姗来迟的莫愁姑娘,却后来居上,在近两三百年中几乎完全取代了产生于一千四、五年前的那两位莫愁。时至今日,许多人只知有“金陵莫愁”,而鲜知有钟祥、洛阳两位莫愁了。
   
金陵莫愁的故事,相传是这样的,南齐时,洛阳一位名叫莫愁的少女,因家贫而远嫁江东富商户家,婚后不久,丈夫应征戍边。她为人端庄贤淑,助人为乐,受到左邻右舍的喜爱。她居住的地方,就在今天南京城西的莫愁湖上,湖滨的那个“郁金堂”,就是她当年的住宅。看来,这一传说似乎与《莫愁乐》《河中之水歌》以及唐代沈全期的《独不见》,诗中描述的莫愁形象有某种关系。(沈佺期《独不见》诗,见《全唐诗》,诗的全文是:“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为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有趣的是在北宋和隋代之前,在各种文集中根本就没有金陵莫愁的影子。如唐代大诗人李白,曾多次游金陵,写了三十多首咏金陵古迹的佳作,没有一首提及金陵莫愁女或莫愁湖的。其他诗人的诗中,有的出现过“莫愁”,但不是指金陵莫愁,而仅仅泛指当时的美姬或歌女,作为她们的代名词而已。
   
据传,南京西门外的莫愁湖,因金陵莫愁居此而得名。明朝万历年间,大作家汤显祖在《莫愁湖》诗中,有“石城湖上美人居”之句。看来,此湖在历史上也曾名叫“石城湖”。根据地理学家们的考证,此湖的形成距今约有一千年左右。原先的湖名究竟叫什么,已不可考。而湖名“莫愁”,则始于北宋乐史编著的《太平寰宇记》一书所说:“莫愁湖,在三山门外(即今水西门),莫有妓卢莫愁家此,故名”。但有专家指出,此说不太可信,认为“首创”“金陵莫愁”说的是后乐史约半个世纪的词人张耒和周邦彦。张耒《赏心亭》诗中有“桨送莫愁人已非”、周邦彦的《西河·金陵怀古》词中有“莫愁艇子曾系”句。但值得注意的是,终两宋直至入明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有关的一系列重要文献上,都没有出现过金陵莫愁的说法,而且宋代就有人对张、周诗词中提及的莫愁,提出怀疑和否定。如南宋洪迈《容斋随笔》中对钟祥莫愁和洛阳莫愁分别作了考证和肯定,而并不知道还有一个“金陵莫愁”。他对“莫愁艇子曾系”一句发出疑问说“岂非误指石头城为石城乎?”与洪迈同时代的文人曾三异在他的《因话录》中,则明确指出:“金陵石头城非莫愁所在。”
   
金陵莫愁逐步成为定说,当在明代中后期;金陵莫愁的名声大振,以及金陵莫愁湖成为“金陵中一名胜”,则是在清朝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江宁知府李尧栋(又名松云)大修莫愁湖之后了。清代嘉庆年间,江宁(南京)人马士图,在他编著的金陵《莫愁湖序》中这样说,“李松云太守”重为修建,遂称“金陵第一名胜”,而留题者终岁无虚日,亦犹西子湖未遇白、苏之前,而罕知其为名湖也。”
   
莫愁湖在太平天国战争后,已经“瓦砾场空”,清同治十年(1871年)在曾国藩的支持下,重建了一次,由此又兴盛了起来。正如清末人黄协埙在《锄经书舍零星》一书中所写:“题咏之多,几于目不暇赏”,“新悬楹帙不下百余副。”民国十八年(1929年)莫愁湖被正式辟为公园,但到1949年新中国诞生之前,也已经破败不堪。著名学者金克木,1936年曾来过莫愁湖,他说到了一看,“不见房屋,也不见有人,一片荒凉景象。”1952年经南京市人民政府重予修缮,从此才成为名闻遐迩的金陵名胜之地。

电话:(025)离休科:84892432,退休科:84892246 84891916
地址:南京市御道街29号 邮编:210016

版权所有@2015-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离退休人员管理处